欢迎光临~昆山市英杰纺织品进出口有限公司
  咨询电话:0512-55230820

新闻中心

江浙纺企经营困难重重经济结构调整进行时

江浙纺企经营困难重重经济结构调整进行时
不经意间,呼唤多年的“经济结构调整”似乎真的来了。但引发并伴随着这种调整的,却是种种未预期到的痛苦。
浙江、江苏两省日前先后发布上半年经济运行报告。报告显示,今年1月至5月,浙江省规模以上企业有1.07万家亏损,亏损面达19.6%江苏省上半年亏损企业达7132家(其中私营企业单位数3067家),亏损面同比上升1.3%企业亏损额为152.5亿元,同比上升56.5%。
江苏省亏损企业主要集中在纺织、服装、化工、机械、建材、冶金、电子等行业浙江则包括皮革、服装、化纤、印刷在内的轻纺行业,石化、电力、通信电子等也是亏损企业“聚集区”。
浙江工业增势回落更为抢眼。1月至5月,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速回落幅度大于全国3.1个百分点,增长率排在第25位利润增长率比全国低6.8个百分点,排在第21位。
种种迹象显示,出口放缓、成本提升、融资困难等“内忧外患”,正使民营经济发达的江浙两省经济面临压力。浙江省经贸委在7月中旬公布的一份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中直言:“目前企业遇到的困难之多和压力之大,是本轮经济增长周期以来最突出的。”
不过,针对坊间流传的“浙江中小企业大量倒闭”的说法,浙江省统计局新闻发言人、副局长王杰在7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否定。“浙江的中小企业的确面临困境,但所谓的大批倒闭,是把情况扩大化了,这种说法不准确。”这位发言人说。
沿海外向型企业究竟面临着怎样的“困境”?不满足于宏观数据,《财经》记者在7月中走访了浙江杭州、湖州、温州、义乌、绍兴等地多家企业,也提供了结构调整的一个微小剖面。
成本上升
在前述经济运行报告中,江浙两省经贸部门不约而同地认为,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、融资成本和劳动力成本上升、人民币持续升值、出口退税政策调整等多重因素增加了生产成本,影响了企业增利。
其中,江苏企业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继续上升,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虽有所上升,但远低于购进价格指数上半年前者一直高于后者9%至10%。企业主营业务成本同比上升26.8%,比利润增幅高9.3%。
《财经》记者了解到,“两头在外,高进低出”的浙江中小加工企业感受最强烈的,是从去年中以来,“进”的价格飙升,“出”的机会下降,利润空间受到严重挤压。
浙江恒鑫纺织印染有限公司总裁戴顺华介绍,汶川大地震后,全国最大的染料生产企业龙盛、闰土两家公司在四川的生产基地受损,产量下降,染料价格在地震后一星期内翻了一倍。而在印染布料的生产中,染料占了15%左右。
浙江嘉兴市开盛时装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彭彦说,服装业的主要投入品面辅料和印染成本,在今年上涨了约10%。企业可以与客户协商争取提价,但余地很小,因经常涨价容易引起客户反感,损失订单。
《财经》记者走访的数家企业都表示,除了原材料成本,今年以来上涨最大的是劳动力成本,估计今年以来工资上涨了10%至15%。而由新《劳动合同法》带来的隐性成本上升,更是中小企业反应最为激烈的。
温州制鞋企业红蜻蜓集团副总裁方宣平认为,新《劳动合同法》有利于保护劳动者、提高居民实际收入水平,但它来得“太急、太早”,随后的配套措施还没有跟上。
企业员工也对新《劳动合同法》产生了一些误解。对企业员工来说,上各种保险需要承担个人付费部分,其直接效果却可能并不明显,特别是在目前社保没有完全作到跨省自由流动的情况下。方宣平算了一笔账,一位普通工人的工资大约每月1000多元,公司免费提供住宿,但需要花费伙食费200多元,加上其他开支,拿到手的工资已经不多,工人往往不愿再为社保付出100多元。
在纺织、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,工人大多为农民工,年轻女工比例很大。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吴迪对《财经》记者说,从生产角度看,这些行业季节性很强,订单来了需要加班加点。如果严格按照《劳动合同法》支付加班费,企业的负担很大。
因此,许多企业采取员工自愿上保险的制度。从记者走访的几家企业来看,除了工伤险由大部分企业全额给员工缴费,其他险种上保险的人数不足一半。
浙江省统计局还称,部分劳动密集型企业“招工难”比较突出。
据浙江嘉兴市开盛时装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彭彦介绍,服装行业的人员流动很大,目前招聘工人非常困难,特别是熟练的技工。
《财经》记者了解到,目前国内服装行业竞争非常激烈,很多工厂都在招聘,工作机会比较充裕,因此工人对是否长时间在一家企业工作并不敏感。随着部分企业迁至内地生产,一些出门在外的农民工也回到家乡。此外,由于服装企业“门槛”很低,一些工人学会技术以后,纷纷自己办起了企业。这些因素都可能引发了企业的招工困难,进而形成成本压力。
外部压力
浙江省统计局称,出口需求增幅回落已对工业生产带来较大影响。上半年浙江出口731亿美元,增长26.1%,同比回落2.4个百分点若扣除去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升值因素影响,上半年出口增幅仅为14.7%。
温州滕旭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孟想称,以前每年广交会后第二天,就有新的潜在客户来公司访问,实地调查生产状况和环境。但是今年4月的广交会后,没有与一家企业谈成。
浙江米西仕服装有限公司董事长余强春认为,对服装出口企业影响最大的,就是人民币持续升值。企业在与外商谈判时,不知道该如何定价,“生意很难谈拢”。
据《财经》记者了解,美国经济不振,外商资金周转也不顺畅,拖欠中国企业货款的现象时有发生。但纺织、服装、鞋帽、箱包等行业竞争充分,出口企业不敢失去客户,因此对外商时有的拖欠两三个月货款的行为,常常无计可施。
此外,融资难正成为江浙两省中小企业的紧迫问题。
从紧货币政策使江苏部分中小企业无法获得融资。1月至5月,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净额同比增长18.9%,流动资金不足可见一斑。
在浙江,今年二季度企业融资景气指数跌入不景气区间,为98.5,分别比去年同期和上季下降22和6.4。
从紧货币政策下,数量型的控制和窗口管理,使追求利润、保证资金安全的大型商业银行,在额度已经收缩的情况下,更加倾向于向大型企业和政府立项项目贷款,这进一步挤压了中小企业的贷款空间。
官方数据显示,浙江有22.3%的中小企业感到融资困难。而获得融资的中小企业也面临融资成本上升问题。据统计,江苏企业上半年利息支出同比增长34%。
记者了解到,在湖州市长兴县,某商业银行的网点已经从乡、镇、村全部撤离。
中小乡镇企业小额贷款的主要来源农村信用社也同样感到很大压力。一位县级农业合作银行信贷部经理对《财经》记者说,上半年该行已经使用了全年贷款额度的86%,目前只剩下8000万元可在下半年放贷。
与之相应,浙江经贸部门统计的本省企业景气指数大幅下滑。二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和企业景气指数分别为122.4和131.5,比去年同期下降22.7和23.3点,比上季下降12.9和1.7点。以上数字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浙江省的相关调查认为,“内忧外患”之下,许多企业尤其是出口企业,面临的不是发展问题而是生存问题,2008年将是出口企业的“洗牌年”。
结构调整正推进
浙江省统计局发言人王杰表示,说很多企业已经倒闭,是言过其实。虽然面临很多困难,但浙江省经济结构调整正在推进。
据《财经》记者在温州、湖州了解,目前两市确实有一些中小企业倒闭,但数目并不很大。不少对市场信息把握敏锐的“浙商”已经意识到,人民币升值、成本上升的趋势不会在短期内发生逆转,并开始通过逐步转换出口目的国、出口转内销、提升产品附加值、细分产品市场等方式加以应对。
浙江中小企业局办公室主任蔡章生则表示,“温州模式”中“松”、“散”、“小”的家庭式生产和管理,可能成为浙江民营经济的“磕拌”。要完成产业结构升级,必须突破旧有的模式。
但是,实现突破应从何处着手?
在全国“泵阀之都”温州永嘉县,记者了解到,泵阀行业目前最缺乏的是人才和技术。“温州人都想当老板。”上正阀门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雷说。
他介绍说,以往,一名大学毕业生筹集20万至30万元,买一台车床、一台轧机,违章搭起一个厂棚,雇两三名工人,做一些利润很薄的小口径阀门,一年就可以收回成本,每年有十几万元的稳定回报,这样比去企业打工合算得多。
但显然,单纯靠这样的方式无从实现产业结构升级。之所以也能实现盈利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内资金、土地、劳动力等生产要素的低成本优势,因而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困难,是难于持久的。
花旗集团中国经济学家沈明高表示,事实已经表明,中国旧有的经济发展模式不可持续,而经济结构调整必然带来企业亏损乃至破产。实现真正的结构调整,需要创造性的“企业家精神”的发挥,通过技术转型、并购等方式实现企业升级,这将在未来造就世界级的中国制造企业。政府在创造宽松市场环境的同时,应尽量让价格信号发挥作用,否则频繁以数量控制等行政性手段调控,“不该‘死’的企业也会‘死’掉。”
前景或许并不悲观,结构调整也已在进行中。浙江省统计局在前述报告中即表示,浙江投资结构正在不断改善,工业生产结构优化升级,装备制造业加快发展,对外贸易结构趋优,机电产品出口继续保持较快增长。
而且,从5月开始,浙江的一些经济指标也出现了趋好的态势,如投资增长回升、居民消费价格涨幅回落等。统计局预计,下半年浙江经济将继续保持平稳增长。aOVmJQAec7a5Y3


版权声明

本站发布的有些文章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杨小姐

手 机:13912652341

邮 箱:info@alltextile.cn

公 司:昆山市英杰纺织品进出口有限公司

地 址:江苏省昆山市新南中路567号双星叠座A2216-2217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